快报

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重庆大学回应

字号+ 作者:中视快报 来源:未知 2019-10-15 18:24 我要评论( )

原标题:重庆大学回应网传赝品博物馆:认真核查网文反映问题 7日,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展出佛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14日下午,有微信号发布文章《

  原标题:重庆大学回应网传赝品博物馆:认真核查网文反映问题

  7日,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展出佛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14日下午,有微信号发布文章《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质疑展品真伪问题。@重庆大学 今日回应: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对该情况进行核查,核果将及时公布。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编辑:周夏 责任编辑:方志华

  10月7日,作为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的序幕,重庆大学博物馆(以下简称重博)开馆典礼在虎溪校区隆重举行。据报道,包括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在内的国内外文博领域的多位专家出席了庆典。

  

  报道说:重博耗资670多万元,其"所有藏品均由重庆大学教授、著名收藏家吴应骑捐赠,包括玉器、青铜器、陶瓷器、佛造像、掐丝珐琅器、百宝镶嵌、竹雕笔筒、古代玻璃器等类别,共计四百余件,充分展现了中国古典造型艺术的发展脉络和传统文化魅力。"

  

  开馆不几日,老江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赶往重庆大学虎溪校区,拜谒了这座让我充满敬意的博物馆。

  

  门口有保安执勤,参观前要登记身份证和电话号码。进入展厅前,老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展览序言。负责登记的保安赶紧过来叮嘱,这里可以拍照,但是,进入展厅后,就不允许拍照了。

  "为啥呀?国家博物馆都不禁止拍照!"

  保安神情怪异,吞吞吐地说:"那个,那个,开馆典礼后,领导就吩咐了,里面一律不许拍照。"

  我表示不能理解,他表示没得商量。

  

  进入展厅,试探性地拿出手机,随手拍了一张。立刻有人跑过来制止:禁止拍照!之后就一直有人盯着,时不时还有人在身边晃悠,假装也在看展览。一旦发现拍照,立马发声制止。

  期间还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专门过来询问:你是来看展览的吗?是重庆大学的吗?让我觉得很诧异。后来对照网上照片,才知道这位就是前文所提吴应骑教授。

  据说,吴教授的公子和儿媳现在都供职于重大博物馆,分别担任馆长和展览部主任,全家人都在为博物馆事业做贡献!

  整个参观过程中,展厅内人迹寥寥。却总让人觉得有几双眼睛在背后盯着,眼神如同暗处射来的箭。气氛尴尬而又诡异。

  

  重博的佛像展品,说句不负责任的话:真伪请自断。

  他们为什么如此紧张人家拍照?我也试着问过工作人员,无奈他们总是遮遮掩掩,语焉不详,三缄其口。

  在粗略看过几十件展品后,我好像是明白一点了。尤其是那件改装版版秦始皇陵铜车马映入眼帘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从脑子里闪过:莫非,吴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这太匪夷所思了,我差点就吓死了自己。

  

  △改装版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尽管型制有些别扭,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也不怎么讲究,但人家马多呀,比秦始皇座驾还多了两匹马。四前两后,整整六匹,马力强劲。秦皇汉武,输掉哪里只是文采。

  

  ▽搞这么大排场,大概是循了"天子驾六"的意思。《尚书》《春秋》《史记》都曾经曰过:周天子的座驾有六匹马。但真正的"天子驾六",却只在河南洛阳出土过一处早已朽坏的东周真车真马遗迹,而且,六匹马是一字排开的。

  

  △洛阳出土的天子驾六遗迹

  

  △秦汉天子的座驾都只有四匹马。这一点,在考古界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争议的。读过初中历史的人都知道:西汉初年,国力贫弱,连皇帝座驾都配不齐四匹同一颜色的马。秦陵铜车马也有力地佐证了秦代的公务用车制度。专家们有没有琢磨过,重博这架独步古今、僭越礼制、颠覆历史的超标豪车,应该是给什么样的牛人坐的呢?▽

  

  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的铜车马

  ▽除了这个,展厅里还有一件迷你版轺车,电镀工艺,新潮轮毂,嵌玉镶宝。车上坐着一土财主模样的人,抄着双手,缩头缩脑,神情呆滞。一副生无可恋、信马由缰,爱特么去哪儿去哪儿的样子。

  

  △据我所知,这种轺车一般是没有后车箱板的。这显然不太符合当今的安全规范,万一乘客不小心摔下来咋办?所以,厂家对车箱结构进行了合理改进,车盖的柱子加粗了好几倍,还加装了厚实且完全焊死的防撞后挡。这样一来,虽然上下车会有些不便,但安全性绝对是有提升的。而且一举多得,平时拉个货、买个菜什么的,也特别实用。

  ▽还有一件人骑青铜俑,一看就是从甘肃武威汉墓车马仪仗中逃出来的。这厮脱离队伍,长途奔波,灰头土脸,马都跑变形了,莫非也是千里走单骑,来寻那刘皇叔的?

  

  

  甘肃武威出土的汉代车马仪仗

  ▽ 紧挨着千里走单骑,也就是展厅入口处,有一件硕大的青铜方鼎,立于高高耸立的方形基座上,供参观者仰望。展标上赫然写着"商代兽面纹牛鼎"。型制模仿中国最重青铜器后母戊鼎,仅仅把纹饰换成了似兽非兽、似牛非牛的四不像图案,果然是一件非常牛X的鼎。建议以"前娘"名之,以便与"后母"遥相呼应。

  

  

  后母戊鼎

  ▽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plus!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省掉了不少细节,体积却比它们大了十倍有余。这么庞大的铜灯,重博竟有一对儿,兴许是汉代大街上当路灯用的吧。

  

  

  汉昏候墓出土汉代雁鱼灯

  ▽这条趴在青铜灯柱上的四脚蛇,好像是被称作龙来着。长得这么搞笑,它妈妈知道吗?

  

  ▽这只青铜斗鸡,可能被酸咬得太狠了些,已经完全看不出铜的质感了。不好意思,展标上好像是写着汉代青铜凤凰来着。

  

  ▽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

  

  ▽同厂系列产品

  

  ▽“清代”电镀大大天王,造型似乎是来自隋唐演义小人书。

  

  ▽唉吆喂,介不是萧何丞相吗?您老一路追赶韩信,从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一直追到这个破罐子上,肿么还没追上呐?

  

  

  南京博物馆藏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

  ▽现藏于国家博物馆的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在重庆找到了它失散多年的兄弟。

  

  

  

  鲜于庭墓出土三彩骆驼载乐俑

  ▽“三彩挂蓝,价值连连"。这件大到没朋友的三彩肥婆不仅挂蓝,挂的还是现代才有洋蓝,比圆珠笔涂的还蓝。那张柿饼脸,那双斗鸡眼,也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真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这件被称之为唐代绞胎骑马俑,产地似应该是在河南南石山村一带(不了解南石山村的盆友,可以百度一下),咋不买一件做工好些的呢?

  顺便纠正一个概念,这种工艺叫做绞釉,是一种特殊的施釉工艺,并没有搅到胎里面去。展标上还煞有介事地说陶胎是“由多色泥杂糅而成”,你砸开看看就知道了,反正这件也没花几个钱。

  

  

  唐懿德太子墓出土绞釉骑射俑

  ▽这对汉代耍流氓俑(秘戏俑),我好像在三峡古玩城某家专卖假货的店里见过,原来是被吴教授买走了。

  

  ▽这种彩绘俑,我们通常称之为"地摊货" ,产地河南,硅胶模做的,模具太软,所以脸都变形了。

  

  

  ▽一米多高的“大清康熙年制”和各种明清“官窑”

  

  ▽四羊方尊?no,no,no!这是重博特有的大清乾隆年瓷器!

  

  ▽迷你版红山C型龙(展标上写的玉猪龙),真伪姑且不论,咱能不能先把龙和猪分清楚?

  

  ▽落汤鸡版"汉代"玉凤 ,虽然生就了一副落魄凤凰不如鸡的倒霉样,但是,人家却长着一张老鹰的嘴,小心啄你!

  

  ▽“汉代”蛤蟆精 ,重博说是玉跪人来着。

  

  上面这些东西,虽然离谱,但好歹还算是有个谱,多多少少还能找出些参照物来。下面这堆玻璃制品,就实在是有点儿没谱了,因为它们彻底篡改了琉璃发展的历史,把透明玻璃的历史一口气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见过蜻蜓眼,见过这么狂拽酷炫屌炸天的蜻蜓眼吗?

  

  ▽见过汉代琉璃,见过这么透明的汉代琉璃吗?

  

  ▽看看前面这排弯弯扭扭的玻璃小人,重博用实物告诉你:蓝色妖姬是从中国汉代走出来的滴!

  ▽后面那排东西,像不像八十年代家里的玻璃摆件儿?

  

  ▽下面这组臆造“琉璃礼器”,应该也是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自主创新产品吧?

  

  ▽这两件被称之为龙的怪物,多次出现在重博的宣传报道中,应该算是很得意的藏品了。你看它三分像龙,七分像狗,是不是雄辩地佐证了"龙生九子"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卡通版"汉代"琉璃十二生肖,卡哇伊累!

  

  

  

  ▽ 展标上说这是汉代琉璃龙纹壁!想请教一下各路专家,你们对琉璃的发展史真的就这么一无所知吗?事先能不能稍微百度一下?

  

  ▽这件类似烟缸的东西被标注为“汉代子母龙水滴”,说是给砚台加水用的。真是敢想敢说。汉代有没有这样的玻璃姑且不说,砚滴什么时候才出现,心里也没点逼数吗?

  

  ▽即便是现当代文物,也是颇有看点滴!比如这件“范曾与顾景舟合作的笔筒”,不用说,一定是他们二位上小学那会儿合伙干的。

  

  ▽造像厅里耳目众多,基本无法拍照,用了朋友圈里的几张照片,真伪就不作评判了,不值得。

  

  

  

  

  因为工作人员的一再阻挠,老江就只拍到这些照片,还有一些在匆忙之中给拍糊了,谨慎起见,就不作评述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据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公众号报道:"中央美术学院前党委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主任盛杨,北京电影学院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教授胡德智,中国国家博物馆专家乔万宁等表示吴应骑藏品种类齐全,数量众多,体系完善,是承载着中华文明的符号,部分藏品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拟捐赠的藏品具有重要的教育和科研价值,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当代大学生和社会公众历史文化知识的普及具有重要意义。”

  老江想请教重庆大学和这些专家们:你们根据什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就算不对历史负责,不对学术负责,不对公众负责,不对子孙负责,你们能对自己负责一点儿吗?

  部分参照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谢谢。

  本文欢迎转载,署名并注明出处即可。

  江上 江上说的

----分隔线----中视快报网----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中视新闻,中视快报,中视快报网,中视网,中视头条,央视网http://www.ccutv.cn
上海计晨传媒旗下媒体:【今日早报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都市网中国糖酒新闻网中视快报网新华财经在线】 上海媒体推广、新闻发布、现场采访、会务直播、活动发布联系计晨,低价服务好。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 “一碗八宝粥 温暖一座城”——任丘市购物商城慰问一线交警、环卫工人

    “一碗八宝粥 温暖一座城”——任丘市购物商城慰问一线交警、环卫工

    2019-01-12 17:53

  • 销售费用远超利润1670万 万隆制药再冲IPO前路难料

    销售费用远超利润1670万 万隆制药再冲IPO前路难料

    2018-10-09 14:18

  • 阳光房产基金10月8日回购24万股 耗资-0.0001万港币

    阳光房产基金10月8日回购24万股 耗资-0.0001万港币

    2018-10-09 09:52

  • 中国宏桥9月11日回购995万股 耗资6755万港币

    中国宏桥9月11日回购995万股 耗资6755万港币

    2018-09-12 10:21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