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新城黑天鹅连锁反映:恐慌性抛售 王晓松面临双重压力

字号+ 作者:中视快报 来源:未知 2019-07-05 11:28 我要评论( )

新城黑天鹅连锁反映:恐慌性抛售 王晓松面临双重压力 新城控股(34.580, -3.84, -9.99%),在距离26周年庆只有4天的时候,栽了一个大跟头。 一夜之间,这家地产界

  新城黑天鹅连锁反映:恐慌性抛售 王晓松面临双重压力

  新城控股(34.580, -3.84, -9.99%),在距离26周年庆只有4天的时候,栽了一个大跟头。

  一夜之间,这家地产界“黑马”遭遇“黑天鹅”,“二代”火线接任,与前董事长迅速切割,但依然未能避免危机蔓延。“股债双杀”的背后还有市场对其无尽的审视与疑问。

  

▲摄影:孙婉秋

  ▲摄影:孙婉秋

  一小时蒸发165亿港元

  7月3日下午,一条新城控股时任董事长王振华被刑拘的传言,令新城系上市公司遭遇大挫。

  据人民网(18.520, -0.10, -0.54%)报道,7月3日晚间,上海普陀警方通报一起备受关注的猥亵女童案。据警情通报信息,受害女童被其母亲的朋友周某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入住酒店后在房间内遭到猥亵,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7月1日下午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人民网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被多家媒体向警方证实为新城控股时任董事长王振华。王振华系江苏常州人,生于1962年,这与警情通报所披露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的籍贯和年龄信息吻合。

  这位57岁江苏商人在资本市场掌控着三家上市公司,包括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01030.HK)、新城悦(01755.HK)。

  下午传言流出时,因A股新城控股临近收盘,股价未受影响,报收42.69元,上涨3.79%。港股新城发展控股于3点一刻前后开始闪崩,最大跌幅超过27%,报收8.04港元,下跌23.86%;同时,集团旗下物业上市公司新城悦的遭遇也与前者类似,最大跌幅达31.25%,报收6.56港元,下跌23.72%。短短一小时内,两家港股上市公司的市值合计蒸发超165亿港元。

  7月3日晚间10点刚过,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根据公告,7月3日,公司召开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将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签署董事会重要合同、重要文件及其他应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其他文件。王振华将继续担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

  

▲摄影:孙婉秋

  ▲摄影:孙婉秋

  王振华“连夜下架”

  二代火线接任

  记者截稿时,距离王振华被曝出刑事拘留刚刚过去7个小时。

  这段时间里,新城控股的官网忽而变得有些不稳定,记者登录查阅时多次出现“暂时找不到网页”等提醒。

  与此同时,新城控股召开了内部紧急会议,所有高管必须参加。一些身在外地的高管也被要求紧急飞回上海。

  入夜,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中江路上的新城控股总部大楼A座,不少办公室依然灯火未熄。除了进出的工作人员,一楼咖啡吧处开始聚集起媒体机构投资者的身影。

  当日晚间一纸公告,宣布了“二代”王晓松的接任,也稳定了新城控股的官网,只是王振华已被“连夜下架”。《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官网集团管理层介绍中,王晓松照片也已更新至第一位,身份介绍为“董事长兼总裁”。不仅如此,公司新闻中,王振华的信息也近乎隐匿,仅在2017年新城商业年会中出现一次。

  火线接任的“少帅”王晓松在新城员工口中是个“为人谦虚、性格温和”的人。

  2009年8月,手握南京大学环境科学学士学位的他直接加入了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担任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项目总经理,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董事兼总裁,并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0月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担任新城控股集团总经理。后王晓松因其个人婚姻不被父亲认可,导致二者反目,王晓松离开新城长达两年。

  王晓松离开后,王振华再次出任新城控股总裁,彼时其回应,王晓松主要是去深造,同时多接触了解新业务,还依然是公司的董事。而就接班人事宜,王振华笑称,自己还比较年轻,再干十年没有问题。

  事实上,王晓松尚不满两年就再次回归新城。2018年8月,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总裁王振华因工作原因辞职,公司聘王晓松为公司总裁。昨日夜间,这位归来不满一年的总裁又临危受命担任新城集团董事长。

  双重压力

  火线接任的王晓松面临着内外双重压力。

  于内,新城面向全体员工发出了王晓松接任后的第一份通知,“公司各项业务在董事长兼总裁王晓松先生及总裁室成员的带领下有序开展,经营情况一切正常。请各位同事各司其职,确保各项业务按计划推进。”言简意赅,以期稳定军心。

  实际上,即便外界传言猎头已对新城内部员工发起进攻,但根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新城的人事暂时并未出现实质上的动荡。几名内部员工表示,虽有接到猎头电话,但也只是听听职位介绍,目前依然持观望态度,毕竟事态走向尚不明朗。

  谈及新城员工的市场竞争力,有猎头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无法一概而论,毕竟参差不齐,具体要看人。此外,新城的员工普遍基本薪酬较高,目前市场上匹配的机会并不多,毕竟现在行业里很多公司倾向于底薪高奖金的模式。

  相较于内部的暂时平静,王晓松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外部市场。

  7月4日,新城控股开盘一字跌停,报收每股38.42元,近310万手封死在跌停板,按照22.6亿股计算,新城控股市值一天蒸发近97亿元。同日,新城系港股公司新城发展控股下跌10.57%至7.19港元,换手率达到9.64%,中小股民疯狂出逃;新城悦则收于5.7港元,下跌13.11%,两家港股公司今日市值分别蒸发约50.15亿港元和7.1亿港元。据此计算,三家新城系公司合计单日市值蒸发近150亿元。自事件发酵的25小时以内,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市值蒸发合计超3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王振华控制下的富域发展持有新城控股股份137800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61.06%,其中被质押的股份累计706195580股,占其持有公司总股份的51.25%,占公司总股本的31.29%。截至7月4日,富域发展有10笔质押融资还处于未解押姿态,质押方包含上海国际信托、海通证券(13.880, 0.09, 0.65%)、中诚信托、华宝信托、广发证券(13.870, -0.05, -0.36%)资产管理等。

  同花顺(94.780, -0.40, -0.42%)数据显示,最近的一笔质押发生于6月3日,平仓价格为24.11元。这也意味着,按照目前每股38.42元的股价计算,再有5个跌停,新城控股便会触及平仓线。

  连锁反应

  有投资者向记者流露出担心之意,恐持续下跌的股价会像一张多米诺骨牌,牵一发而动全身,随之倒下的还有债券、后续融资等。

  7月4日,新城控股发行的15新城01、18新控05、19新城02等债券纷纷下跌逾8%,即便其多数债券信用评级为AAA。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今年一季度新城控股的超短融募集说明书发现,里面提及截至2018年9月末,新城控股的主要贷款授信银行包括招商银行(36.280, 0.20, 0.55%)、农业银行(3.650, -0.01, -0.27%)、中信银行(6.040, -0.04, -0.66%)等12家,共计1013亿授信额度。记者随后联系上述银行信贷部,其工作人员对后续措施都较为谨慎。

  说明书上排名靠前的一家银行相关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授信是虚的,提款的时候需要再次进行审批,如果风险事项将影响公司经营,可能会要求提前还款。”

  某四大行相关人员对记者表示,授信一般指一定期间内银行对企业可发放的信贷余额,通常不会变,如遇风险事项将暂停办理信贷业务,先判断风险,再制定后续方案。其坦言,风险事项对民企的影响尤甚,此次新城危机的演变程度不好判断,因此在风险暴露初期,信贷也很谨慎。

  Wind数据显示,新城控股目前仍存续的债券还有28只,余额合计309.8747亿元。此外,新城发展控股目前有5笔企业债,当前余额合计11.5亿美元。截至4月30日,新城控股借款余额约为967.68亿元,较公司2018年末的727.05亿元增加240.63亿元,占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509.57亿元的比重为47.22%。

  目前,债券、股票的“恐慌性”抛售仅是新城需收拾的“残局”之一。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对记者表示,如新城控股的融资协议中对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比例进行了约定,那么,股价下跌导致的强制平仓可能性还可能涉及到融资的违约。

  公司实控人因强制措施而不能履行公司管理职责时,是否会直接触发企业存续期融资的违约,导致后续授信受阻、融资链断裂也是市场关注焦点之一。

  “公司并不会因为实际控制人无法履行职务而导致无人管理公司事务。”韩骁说,“鉴于王振华目前还为实控人,其下一步或将转让手中股份,但实控人转变或资产转让是否触发投资者保护机制或强制性提前还款、回购等条款还要看具体投资协议规定。”

  

▲摄影:孙婉秋

  ▲摄影:孙婉秋

  信披违规?

  实际上,7月1日事发之后,新城方面一直未作公告,直至市场消息出来,警方通报后导致股价大跌、股民利益受损。因此,有投资者质疑上市公司是否存在信披违规。

  对此,律师韩骁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称,若王振华于7月1日被刑拘,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新城控股应在起算日起或者触及披露时点的两个交易日内进行公告披露。因此,新城方面于7月3日进行披露,时间上不存在违规,但内容上并未明确王振华的拘留原因,存在一定的披露不明情况。

  此外,在7月3日股价暴跌之后,按照以往的惯例,企业通常会申请强制停牌。然而7月4日,新城旗下3家上市公司并未停牌,导致股价大跌,此举让不少寄望于“停牌”止损的投资者大呼不解。

  实际上,去年以来,两大交易所便加大了对任性停牌的管理力度。

  上交所表示,对于上市公司可以直接披露的重大事项,原则上不再办理停牌。对于确有停牌必要的事项,如特别敏感事项的短期停牌,也考虑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充分尊重上市公司的合理需求,依法依规办理。也就是说,过去常因披露重大事项而停牌的情形,以后将大大减少。

  韩骁认为,停牌可以帮助企业维持股价,但前提是企业应在停牌期间积极做良性调整,消除不良影响后及时复牌,否则长期停牌或复牌后股价仍下跌,对停牌股票仍无益处。对上市公司而言,股价暴跌并非企业强制停牌的事由,新城控股可能在进行紧急调整,或股价跌幅仍在预期可控范围之内,是否做停牌处理,还要看后续发展情况。

  一机构出逃6500万

  相较于股价的暴跌,市场的另一关注点在于机构的“出逃”。

  7月3日,就在事发之前,新城控股刚刚发生1笔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1401.6万元,成交价格为43.8元/股,较当日收盘价溢价2.6%。踩雷方为国泰君安(18.030, -0.20, -1.10%)证券宁波彩虹北路证券营业部,卖方为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宁波解放北路证券营业部。

  事实上,此前的3个交易日,新城控股已经发生5笔大宗交易,成交总金额达到1.18亿元,且多为溢价成交,其中最大的一笔买卖双方与上述大宗交易相同,成交金额为3942万元,较当日收盘溢价率高达10.02%。换言之,此前3个交易日内,国泰君安通过两宗大宗交易共买入新城控股122万股,踩雷总金额达到5343.6万元。

  颇有意思的是,在另外四笔交易中,中国银河(11.730, -0.30, -2.49%)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柳汀街证券营业部均为卖方,且在其他家都在溢价交易时,其2笔交易均为折价买卖,两日连续抛售新城控股股票155.6万股,成交总金额为6500.13万元。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回溯近几年新城控股的大宗交易,2017年和2018年才各有3笔,而近3天的5笔交易超过前几年一年的大宗交易数量。

  有出逃成功者,自然也有被困无奈者。

  7月4日,预想中的投资者讨要说法的局面并未出现。新城控股总部大楼的咖啡吧里,不断进行着人员更迭,有外地媒体陆续赶到,也有久待无果的媒体相继离开,他们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当天下午,人群中唯一一次发生小范围的躁动,是一名投资者议论“或在申请取保候审”这个消息,仿佛一束光瞬间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

  当周围都在等待这一消息的最终确认时,他背上背包,抿着嘴,摇摇头走了,“一天跌了一辆车”,他不知道明天迎接他的又将是什么?

  (国际金融报记者 孙婉秋 刘天天 张志峰)

  责任编辑:陈悠然

----分隔线----中视快报网----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中视新闻,中视快报,中视快报网,中视网,中视头条,央视网http://www.ccutv.cn
上海计晨传媒旗下媒体:【今日早报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都市网中国糖酒新闻网中视快报网新华财经在线】 上海媒体推广、新闻发布、现场采访、会务直播、活动发布联系计晨,低价服务好。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 "董事长猥亵9岁女童"系儿子举报老子?新城控股回应

    "董事长猥亵9岁女童"系儿子举报老子?新城控股回应

    2019-07-04 18:24

  • 新城控股公司官网删除王振华全部新闻照片

    新城控股公司官网删除王振华全部新闻照片

    2019-07-04 18:22

  • 江苏省证监局约谈董秘 新城控股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江苏省证监局约谈董秘 新城控股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2019-07-04 18:18

  • 1日蒸发近百亿:新城控股跌停封单300万手 沪股通杀入

    1日蒸发近百亿:新城控股跌停封单300万手 沪股通杀入

    2019-07-04 18:1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