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刘维嘉

字号+ 编辑:中视快报 目录:未知 2020-03-26 10:43 我要评论( )

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 刘维嘉 突然看到刘祥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坐在电脑桌前愣了很久,忍不住泪水满面流淌。 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可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

东方早报网(www.dfzaobao.com

  刘祥先生扶我走上文学路

  刘维嘉

  突然看到刘祥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坐在电脑桌前愣了很久,忍不住泪水满面流淌。

  过了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可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

  我和刘祥先生相识于2009年初。那天,刘祥先生电话通知我到通州博物馆取《运河》杂志。我来到通州博物馆南门,进入刘祥先生办公室,迎接我的是和蔼可亲的刘祥先生,映入眼帘的是堆满书刊的屋子。

  刘祥先生给我搬来凳子让我坐下,递给我几本新出版的《运河》杂志。刘祥先生翻开杂志跟我说:“这期《运河》刊登了你的散文《在那遥远的小山村》。这篇散文写的不错,但有些关键情节没有交代清楚,这正是读者关注的,为什么没写呢?”我向他说了写这篇散文的初衷和不能写明的因由。接着,他和我聊起文学写作应当注意的问题。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刘祥先生勉励我要多读书,读经典,多多积累,还要多记笔记,勤写作,增加文化修养。

  刘祥先生让我记下他的邮箱,鼓励我以后多投稿。他还从屋内的书堆里翻找出一大摞书刊,其中有由他执行主编的《通州文物志》《通州文化志》,还有《通县卫生志》《运河文化论坛》等书籍,让我带回去看。

  我临走的时候,刘祥先生赶忙站起身来把拐杖递给我,然后抱起那些沉重的书刊和我一起走出博物馆大门,一直送我上车,目送我走远。

  这是我初次见到区作协主席刘祥先生,他面容慈祥,平易近人,为人和善,说话和气,坦率直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时起,我经常往《运河》投稿。当我去通州博物馆取新出版的《运河》时,常见到刘祥先生,我的作品虽说发表了,但他会告诉我作品还存在着什么问题,以后如何纠正。他每次都要和我聊聊文学写作那些事,我也把写作上遇到的困惑和难题向他请教。当他得知我常写公文时,就向我讲解公文语言和文学语言是有根本区别的,散文作品不能有公文的痕迹。这些年来,他传授给我的散文写作经验让我受益匪浅。最让我难忘的是,刘祥先生多次嘱咐我要写有个性的作品,写别人没有写过的东西,要选好自己的写作方向。

  到了2017年,在刘祥等老师的鼓励帮助下,我找到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和路子,开始用文学手法写通州的那些事情,真实记录耳闻目睹,发生在通州的那些事,陆续在《通州时讯》《运河》等报刊刊登。现在想来,从内心感激刘祥先生一步一步的指点,感激他送给我那些丰富的精神食粮,让我在文学道路上不断前行。

  2015年,刘祥先生得知我要出版《水墨隘江村》这本散文集,他让我把电子书稿从邮箱发给他,没过几天,他给我的散文集写了序言,并从邮箱发给我。序言的字里行间充满了他对我的激励,让我坚定了写作的信心和勇气。

  这些年来,在刘祥先生的帮助下,我在文学道路上不断进步,还加入了通州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等文学艺术团体。在刘祥先生的帮助下,我在文学道路上,从匍匐前行,到拄着以笔化做的拐杖,在文学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重塑了自己的生命。

  2020年春节前夕,我给刘祥先生打电话说要去看他。得知我来了,他不顾身体虚弱,坚持下楼来接我。在他的家里,刘祥先生微笑着说:“你看你腿脚不方便,楼层又高,还来看我,真让我过意不去。”这次见到刘祥先生,他的身体比前几个月更消瘦了,头发更白了,可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丁点的痛苦和忧伤的表情,而我的心里却阵阵难受。刘祥先生询问我这些日子正在写什么,还说:“你在《通州时讯》发的文我都看了,路子走的对,要坚持下去。” 他还十分关切地问:“好长时间不见你发博文了,我担心你遇到了什么事,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我向刘祥先生说明了原因,他听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起身要走的时候,刘祥先生站起身来送我,我想拦都拦不住。他从三楼把我送到二楼还没停住脚步,我实在不忍心让他继续送我,赶紧拦住他不让他继续下楼。刘祥先生停住脚步后,我扭过身,快步往楼下走去,不敢回头看,我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正在涌着泪水,我怕一回头,眼泪落下来,让刘祥先生瞅见。到了一楼,我禁不住泪水流淌,我拿出纸巾擦干了眼泪。来到车前,我忍不住抬头仰望那熟悉的阳台,只见刘祥先生正站在阳台上往下看,并向我挥手示意。我知道,他的挥手间充满对我的厚爱和殷切期望。

  刘祥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化名人,一位在文学园地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他是我非常钦佩、敬重和爱戴的作家、老师和兄长。我多么想超越死亡的界线,重新见到刘祥先生的面,继续聆听他的声音,聆听他向我传授写作知识,还有他用温暖的大手递给我的拐杖。

  2020年3月24日夜

  序

  刘 祥

  在通州文学圈里,王梓夫、张宝玺与我本来都是写小说的,后来由于王梓夫的作品出类拔萃,他自然成了通州文学的领军人物;张宝玺担任文委主任、文联主席职务,自然成为文学队伍的领导者和支持者。我呢?负责作协具体工作,培育文学新军、办刊出书,每天与作者、作品打交道,自然也有我的纠结与快乐。

  正是由于我的工作性质,我结识了众多的文学作者,和他们亲如兄弟姐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刘维嘉便是其中之一。

  我和刘维嘉相识较晚,也就七八年,比起二三十年前就混得很熟的老作者,他不过是个文青(其时他已进入中年了),而且还是个行走不便的健康弱势者。当得知他是通州区残联副理事长并具有处级干部身份时,我又从同情走向了迷惘,他不会是来玩票或附庸风雅吧?

  我就是在这种印象中在通州文联主办的《运河》期刊上发表了他的一篇具有自传性质的散文化小说《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说写得还可以,有些艺术感觉,不过,以往类似的事情也是有的,有些人或是一时兴起,或是为了和什么人打什么赌吧,总之,发一、二篇文章,此为开始,也即结束。他们的最终目标不在文学上,只不过是退休后“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一些谈资。

  我向来对一些作者特别是年轻作者“立志文坛”抱有实事求是态度的。有些大学毕业生,写了一点东西,就张扬做专业作家或自由撰稿人,从学府进家门,根本不知社会为何物,只有那一点青春浪漫的校园生活,试想,这能写出有气势、有深度的大作品来吗?我常劝他(她)们,先找个饭碗,解决生存问题,别做啃老族,业余做做学问,或许更具新鲜感,更切实际,也有利于文学上的可持续发展。

  刘维嘉没有这些后顾之忧,不过,像他这个年纪,这样的身份背景,又同处虚华浮躁的当今社会,他能甘守寂寞,以隐忍的态度存世,坚持写作下来吗?

  后来的事实颠覆了我的预想,面对着源源不断的一篇篇来稿,不断发表的散文及几部正式出版的散文集,还有他加入几个专业学会和网上文友圈的建立、交流,我甚至认为他是通州的一个另类,一位写作狂。他真要做文学上的“运河雄鹰”(其网名)吗?

  是的,这只曾经折断过翅膀(腿疾),然而凭着坚定的信念与不懈的努力终于振翅高飞的雄鹰不虚其名!

  刘维嘉不吸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却有写作瘾(据闻其本职工作也很出色,曾多次成为通州和北京市的先进青年、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全国新长征突击手,为残疾人办了不少好事、大事),他甚至到了为写作多次自费外地采风而不能自拔地步,真可谓运河文脉已渗透到他的骨子里了!

  刘维嘉的写作具有起步晚,起点高的特点,他能从公文写作惯性中较快进入文学写作状态,是个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俱佳的聪明人。他的散文,思维敏锐,视野开阔,透射着时代精神,一如《放眼腾冲的遐思》对抗战英雄民族精神的崇敬与对今日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者的憎恶;《让人痛心的草原之旅》对草原、羊群与人类相处的生态环境的忧患意识;《乌鸦和喜鹊》通过两种禽鸟的对比分析,引发人们对歧视问题的思考。他的写作风格既有大开大阖有如《惊叹!中越跨国大瀑布》的气势,也有对《风挡上的小生命》一只小虫的人文情怀的婉约细腻。其写法、架构有如《夜半钟声的千年余音》将寒山寺、何山这些古建古迹虚拟为人物,仿佛千年古人与作者在行走中絮语,也有写平民百姓故乡旧景串糖葫芦式的传统写法。

  刘维嘉的散文大体分为三部分:游记、思辨性散论、怀旧情结散文。游记有几篇写得很有声色,仿佛引领读者身临其境与其同享快乐;思辨性散论,具有一定思想深度。不过,据我及读过他作品的通州作者看,他笔下最能打动人心,颇具文采的还是他那些怀旧的故土故人故事。细分又可分为写亲人和写社会普通小人物两类。

  写故人故事胡同里的小人物,里面有摇拨浪鼓卖针头线脑的老人,送煤的黑大个子,磨剪子戗菜刀的,小炉匠,夹包剃头的,卖报纸的,看自行车的,梆子声声里卖香油的,弹棉花的,东街修钢笔的,终日里丁丁当当的黑白铁业铺……”作者是带着深深的故土情结,怀着对这些默默无闻者无比崇敬之心而为他们画像的。“他们都是非常不起眼儿的小人物,没有什么显赫的社会地位,总是在平凡的位置上默默无闻地,任劳任怨地辛勤劳作。他们宛如天上的星星,在太阳光芒的照耀下,显不出自身的流光异彩,但是,他们始终用自己那微弱的光芒照耀着人们。”

  刘维嘉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他描述他曾工作过的五金厂常说:“秋皮钉知道吧?就是那种指甲盖高,蓝莹莹,四棱见线,上粗下尖锥形体钉鞋掌用的小玩意儿。”他有丰富的感情经历,婚姻上的几经波折、职场上的风风雨雨……

  搞写作的人不只靠志气(立大志无可厚非),不只靠自己有限的一点生活经历(总有写完的一天),要接地气、下力气、聚灵气。要成大家,没有思想上的哲学引领、内容上的史学底垫,文学上的古典文学造诣及对外国文学的了解,光吃自己的一点老本,即使作品再多,恐怕也难成大气候。

  这也就是说,刘维嘉的散文尽管写得已经很不错了,但仍须向高境界攀升,还要多读书,读经典,增加文化修养;再思考,写出别人没意识到的什么;把语言锤炼到写一个字是一个字,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而不能如用联想拼音输入法打一篇文章,竟能一字不错!

  这话是对谁说呢?对刘维嘉?对我?都有吧。

  说多了,打住。祝“运河雄鹰”高飞!

  2015年4月22日于通州中上园

  刘祥简介:

  刘祥,曾用笔名刘洋,北京市通州区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运河》杂志执行主编。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刘洋散文选》《刘洋作品选》《少女的运河》,长篇纪实文学《热血人生》《超越亲情》《大地的回声》《孽阉录》(合作),评论集《通州作家群》《曹雪芹与通州》等。编辑出版《运河文库》100部,《运河文化》丛书10部。执行主编了《通州文物志》《通州文化志》《通州文化论坛》等作品集30多部。创作的歌词《运河组歌》(五首)获1986年第二届北京合唱节二等奖,歌词《大顺斋糖火烧》获1993年文化部第三届群星奖创作优秀奖、大运河沿线(七省市)农民歌手大赛创作二等奖,广播剧《红河东去》(四集,合作)获1999年文化部等七部委中国人口文化奖一等奖、广电总局中国广播剧奖三等奖、首届老舍文学创作奖提名奖。

----分隔线----中视快报网----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联盟媒体提供的内容由联盟会员自行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 本网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管理员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管理员邮箱:ggb.li@yeah.net ] 【极匠性奴会 遵义在线读者留言 滨海卡盟 水银密令 青海青獒园 txr360那点事 逆战爆头挂jsykg 龙楼神冥 下城区课改在线 xiuwenbi.com baiaiaxiaomoxian 衍水星空影院 林书炜老公前女友 妻子必知健德堂 广州中世纪 周yk 李念网店地址 火石结晶有什么用 sheqingwang 南邮教师堕胎门 冰悦公主和辰瑞王子 白色帝国论坛 红糖哥是什么意思 逆战爆头挂jsykg 网游之烽火三国 自动飞镖发射器防身 北方影院喋血情路 吴贾李 双龙军品 法道医途 baiaiaxiaomoxian 托马斯穆勒带枪上阵 纺凌岭 rentiyis 广州中世纪 郑州seo张炎 stefan beletsky 林州五个人火了50p 周森锋岳父 temie mernie 夜色美女屋 青海青獒园 永恒的行刑者 骏舟卡盟 拍驴屁是什么意思 tokyo hot n0832 知行合一伊能全 哈辛考尔在哪 txr360那点事 潮立得 霸者传世 sanjipianyangguifei 777217.com 小松原绫音 终极一班3发布会 血玉天骄 最有foganglao 神墓之萧然 we将神官网 天音校训通 航海模型制作港 李晓波 诺贝尔 下城区课改在线 逍遥美女骑兵 多哥斯基亚 3.137.158.21 乐邦卡盟 小宝寻爱网址 育满芊 光头帮覆灭记法制在线 0xfe0816 身度女主角王月 marketiva中文社区 宫村麻耶 变女生之天堂之路】

免责声明:

相关文章
  • “逐梦”赋予他一双慧眼——赏析周涛先生“空光艺术”印象

    “逐梦”赋予他一双慧眼——赏析周涛先生“空光艺术”印象

    2020-01-13 12:09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