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职工因伤丢零件的

作者:小宝 时间:2017-12-08 04:22

字号

  □本报记者/姜义双

  每天7时30分下井,正常16时30分升井,而他经常是19时至20时才上来,遇到急难险重的活儿,加班加点更是常事。正常情况下,职工每天下井一次,而他每天下井两次已是家常便饭。

  他就是党的十九大代表、全国劳模、被誉为“矿山铁人”的铁法能源有限公司大兴煤矿矿长助理、综掘二队队长马忠生。因为走的路多,别人一年在井下穿破两三双靴子,而他要穿破七八双,是矿里最费靴子的队长。

  在矿山,掘进是最危险也是最累的活儿,瓦斯、煤尘如影随形,还要扛着100公斤重的钢支架爬上爬下。1983年,马忠生成为铁法大明一矿的一名掘进工,一干就是34年。1993年,马忠生当上了掘进队队长,完全可以只动嘴指挥,可他仍然像职工们说的那样“该抬抬,该扛扛,一点活儿都不差”。他带的二队有150多人,别的队一次就干一个掘进面,可二队一次能干两个掘进面,而且质量高、进度快。

  常年繁重的劳作让这个身高1.8米的汉子患上了强直肥大性脊柱炎,疼起来,直不起腰。医生劝马忠生休养,他却把诊断书锁到抽屉里,照常工作。后来脊柱炎发展到了骨钙化,这种病被医学界视为“不死的癌症”。平日里,穿鞋自己系不了鞋带;仰卧,头挨不到枕头,翻不了身。为减轻病痛,他的后背贴满膏药。为防止井下煤尘侵入,上班前他就在后背蒙上一层塑料薄膜,用胶布封得严严实实,结果没几天就起了水泡,一出汗就像伤口上撒盐一样钻心地痛。

  矿领导多次劝马忠生安心治疗,都被他婉言谢绝:“这病不是一两天能治好的,在哪儿都是个疼,还是在井下干吧,不然会把我憋坏的。”

  常年工作在井下,马忠生又患上了严重的滑膜炎,膝盖肿胀变形,痛苦难耐。为减缓病痛,每次下井前,他都要用温水泡,用热风吹。然而,下井时间一长,腿就隐隐作痛。每当这时,他就用锹把击打双腿,直到麻木,再接着干,还对大伙开玩笑说这叫“棒击疗法”。

  身体不好,年纪也大了,公司领导都劝马忠生不要再到井下了,中视快报 中视快报网,可他却说:“手下弟兄都是家里的顶梁柱,磕手碰脚,出了事,咋交待?我经验多,在下边照应着,心里踏实。”
 “老马当队长24年了,没有一个职工因伤丢‘零件’的。”大兴矿党委书记胡立国为老马感到自豪。

责任编辑:小伟新闻报料:021-22816006-8012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井下,在井,ldquo,rdquo,下井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