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模式和后来的昆明泛亚如出一辙

作者:小宝 时间:2017-12-08 03:56

字号

  不走心的地方政府、诈骗惯犯、富二代,乔家大院的“情史”可是相当丰富。此次挂牌新三板,其合规性问题能通过吗?

  新旅界讯 曾掌控半个中国票号业务的传奇晋商乔家,其居所乔家大院一度堆满富可敌国的财富。如今依靠门票每年盈利300多万元的乔家大院正在筹划登陆新三板,试图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再次传扬晋商文化。

  2016年12月30日,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乔旅公司”)向股转系统递交了挂牌材料,申请挂牌新三板。目前进展如何?新旅界记者(LvJieMedia)就此问题致电了乔旅公司信披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敏感时期不便接受采访”,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乔家大院位于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始建于1756年,是晋商翘楚、闻名海内外的商业资本家乔氏家族的宅院。乔氏家族发家于乾隆年间,至光绪时期达到顶峰,商业和金融双管齐下,280家票号活跃在全国各水陆码头,其家族资产5倍于当时清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后来由于民国军阀混战和日本入侵,乔家产业逐渐没落。

  如今的乔家大院全称山西祁县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总占地面积为24000余平方米,于1986年正式对外开放。2014年11月,乔家大院文化园区被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评定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2014年、2015年乔家大院分别接待游客80万、117万的参观人次,取得营收1852万元、313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39万元、362万元。营收来源主要为景区门票,2016年1-8月,其门票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达100%。

1.jpg

  政府不走心 瑕疵多达6处

  自乔家大院对外开放以来,其产权屡次易手,公司属性也数次变更。

2.png

  最初为祁县国资委全资控股,2008年7月乔家大院完成股份制改革,引入民资企业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盛富”),成立乔旅公司,注册资金4000万元,上海盛富计划认缴2800万元,持股70%,乔家大院变为民资控股国资参股企业。

  2009年4月,上海盛富放弃控股乔家大院,将大部分股份转让给祁县国资委,仅保留2.5%股份,其实际认缴金额840万元。这次转让距离乔旅公司成立不足一年,违反了《公司法》中“发起人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的相关规定。乔旅公司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表示,虽然上述股权转让不符合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但不构成本次挂牌新三板的实质性障。其理由是转让属各方真实意愿,并经股东大会、合法登记等程序,不存在任何争议和纠纷。

  除股权转让违法外,乔旅公司还存在诸多法律瑕疵。2008年乔旅公司设立过程中未签署发起人协议,违反《公司法》相关规定。乔旅公司称,发起人协议旨在协调各个发起主体的法律关系,自公司成立以来各发起人并未发生任何法律纠纷,并且公司依靠《公司法》和乔旅公司章程调整股东权利义务关系,未签署发起人协议不造成本次挂牌障碍。

  2009年4月,上海盛富将乔旅公司股权转让给祁县国资委时,未按照《企业国有资产评估管理暂行办法(2005年)》规定,对其所转让股权进行资产评估和备案。对此乔旅公司称,虽然未进行评估作价及备案,但考虑到本次股权转让方案已得到祁县国资委确认,股权转让真实有效且已办理完毕工商登记手续,转让行为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2015年4月14日,乔旅公司在祁县国资委所辖企业内部划转时,转让协议中约定以货币形式支付转让对价,但实际为无偿转让。乔旅公司称,“以货币形式转让”是表述错误,系双方工作人员失误造成。

  2015年4月28日,乔旅公司再次在祁县国资委所辖企业内部无偿划转时,但未根据国有资产的相关法律法规开展审计或清产核资,存在程序瑕疵。乔旅公司称,该转让为企业国有产权有序流动,并且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证明,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股权转让真实合法有效,不存在纠纷或潜在风险。

  2016年3月,乔旅公司第二次转让给民营企业,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5220万元竞得乔旅公司45%股权,取得控股地位,并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但此次协议未包含职工安置方案和债务债权处理方案等内容。乔旅公司称,实际转让中公司职工安置和债务债权等问题已得到妥善解决,且由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证明,不存在纠纷或潜在风险,不会对本次挂牌造成实质障碍。事实上,此次股份转让中债务债权问题的解决,是在其挂牌主板券商的督促之下才得以完成。

  上述6大瑕疵是否会造成乔旅公司挂牌失败,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到的是,从股份公司成立到之后几乎每次股份转让,乔旅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法律或程序问题。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国有景区中,大部分景区为地方国资企业,合规意识淡薄。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向新旅界表示,“由于历史原因,国有景区企业在对接资本市场时,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合规问题,这导致A股景区企业稀少”。新三板的门槛相比A股市场低上不少,但乔旅公司能否顺利挂牌还有待观察。

  前任是“泛亚骗局”元凶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入主乔家大院的上海盛富背景并不简单,其实际控制人为单久良,上海盛富旗下另一公司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公司即是在2015年制造“泛亚事件”的元凶。2015年昆明泛亚依托稀有金属交易平台,包装出“日金宝”、“日金计划”等类似理财产品,非法集资400亿元,最终因资金问题而停止兑付,导致22万投资人本金无法赎回,引发大规模抗议。2016年6月,云南警方发布公告称,基本查明昆明泛亚非法集资的犯罪事实,并拘捕单久良等19名犯罪嫌疑人。

  昆明泛亚并不是上海盛富第一次涉嫌非法集资。2006年,上海盛富曾投资成立上海考尔煤炭交易中心,开展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业务,其模式和后来的昆明泛亚如出一辙。2010年上海考尔同样出现资金兑付危机,上海考尔的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因非法吸储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盘点上海盛富投资的企业,基本围绕金融、电子交易平台、信息服务等板块,乔家大院是其唯一入主的旅游企业,甚至是唯一偏实业的企业。

3.png

责任编辑:小伟新闻报料:021-22816006-8012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乔家大院,乔家大院“情史”大盘点 富二代是好归宿?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