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巴南:招商引资来是凤凰去如鸡

作者:小宝 时间:2017-04-26 18:08

字号
   法制传播网综合讯 近年来,家住重庆大渡口的朱道品很郁闷,几年来没睡过一宿安稳觉,没吃过一顿开心饭,几次动过轻生的念头,被老伴用眼泪“融化”了。到底为了什么?让老朱“痛不欲生”,为此,记者展开调查。

  事情还得从2010年说起。当时朱道品与同乡文永声经巴南界石镇招商引资,落户在该镇武新村市中小企业局授牌的“中小企业基地”内建厂房。按合同约定,二人共向该村缴纳了相关土地费160万元。该村即按三通一平的标准交付了土地。

  按理说,工作之初的进展还是挺顺,遥想着未来,两个人还是挺开心,时不时盘算着美好的未来。

  2011年3月10日,他们已如期完成了厂房、办公楼、公路硬化等建设。谁知好景不长,三月中旬,即被通知停工。原因是,巴南区经济园拓展,用地规划调整。土地不能再使用,没有说怎么补偿的问题。

\

  这个从天而降的损失,压得本就底子薄的他们“呼吸困难”。为维护权利,二人不断向区市两级上访,得到市级信访部门的重视:2011年9月,由界石镇政府形成纪要说明,让二人自行拆除厂房,两年内实施征地时给予补偿。同时,巴南区政府于2014年4月将土地费160万退还给两人,并支付了厂房拆除费。

  不知情的人很是纳闷,这处理得还是很“完美”吧。为啥老朱还睡不着?

  原来,厂房拆除时,镇里面承诺的“两年内实施的征地补偿”至今为止没有落实。按照厂房12639平方米,每平米850元计算,厂房拆迁费就是10743150元,办公楼为374130元,动力表30000元,公路、堡坎、水池、围墙由评估机构评估待计,相关利息按赔偿总额15%计算,确实是一笔不小数字。时间已过六年,这笔费用如犹空中楼阁,落地太难。政府的承诺都难兑现,我们以后还敢相信谁?老朱无奈的问记者。

  从该镇2011年9月5日形成的“关于武新村文永声企业厂房的情况说明”最后一句不载明:今后如遇国家建设征用该宗土地时,将按照征地政策的相关规定处理。

  假如,这块地一直被不征用,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补偿自始自终就是“画饼充饥”。或许这就是政府一直擅长玩的双保险。需要你时,来充数,不需要你时,去滚蛋。至于补偿,就别痴心妄想了吧,本钱拿给你,就是有恩与你了。其它的就做梦去吧。或许,政府的失信本就不是政府主观的错,或许还是国力太薄弱了吧。于是,他们经常还说,“钱,我们还是想拿的,但政府穷啊!”由此奢想来挽回政府的信任危机。老朱和老文不敢相信了。

\

  2016年10月8日,界石镇政府又出了一个“界石镇武新村原企业主文永声租用土地上管理房情况说明”,末尾顺带一句:并协调处理该宗地块上的征地补偿事宜。”这几年,镇上的书记镇长都换人了。“只有我还在涛声依旧”。老文表情“悲惨”。贷款“带来”的利息之压,让他一家日子举步维艰。

  记者随同老文来到界石镇政府时,很多工作人员都和他打招呼:你又来了啊?但是,相关领导都避而不见,电话告知开会去了。对此,老文表示,“太正常了。我还会来”。老文表现得很执着。

  拿出厚厚几叠上访材料,以及当地政府的有关“表皮”的回复材料,老文表示很痛心和绝望。这样的“政令不通”,这样的轻易许诺,成就了上一届政府的政绩,拖跨了下一届政府的面子,害苦了老百姓。不难得知,类似由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引发的遗留问题如果旧拖不绝,失去的将不仅仅是金钱。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徐洪  何伊)

责任编辑:小伟新闻报料:021-22816006-8012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巴南,招商引资,凤凰,去如,法制,传播,综合,近年来,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